首页 法制 可以蹭热度,但不要被热度裹挟

可以蹭热度,但不要被热度裹挟

浏览:2580 2019-09-11 11:10:04 作者

陈楸帆结合自己在“出海”过程中的感受,认为“出海”更多是走向美国。“所有的市场、所有语种其实多多少少是以美国市场为一个导向。只有你在美国市场打开了局面、获得了认同之后,其他的语种才会跟进,这是一个不争的实施,《三体》也是一样。”

复旦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严锋,把新世纪以来的中国科幻分为三个时期。“一个是‘后《三体》时期’,《三体》出版我觉得是科幻史决定性的事件;然后是‘后雨果奖时期’,‘后《三体》时期’让科幻爱好者士气大振,向整个社会辐射泛化就是‘后雨果奖时期’。‘后《流浪地球》时期’就是一个爆炸,不是文学事件,而是完全变成社会事件、文化事件,辐射的空间巨大,一部科幻片完成了一次大爆炸。”这样的热度在严锋看来是好事,但需要保持清醒。“虽然热度并不代表质量,但是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热度。可以蹭热度,但是不要被热度蹭,不要被热度裹挟,而是追求自我上升。”

“对科幻产业整体思考包括创造上,我们还是处于初级阶段、其实最关键的就是多样性的缺失,题材的开阔,风格的探索以及对文学性更高追求。”科幻作家陈楸帆说。

科幻作家宝树表示,科幻界现在心态上有点焦躁,在创作方向上也需要认真思考。“这样一种中国科幻‘出海’,对我们的创造主题、题材风格会产生正面和负面影响,这是很有意思、很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如果说我们大家要想都‘出海’的话,要考虑写什么东西呢?外国人喜欢看什么呢?其实如果写得好了被国外接受,能‘出海’、能得奖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东西,而不是我们为了追求这个才去写作。”

“我觉得通过海外市场的接触会带来很多可能性。我们看到在影视领域,美国市场可以规模化地制造影视IP,它是以整个全球电影市场作为庞大支撑,很多片子在美国本土票房亏损,但因为有了庞大的全球市场才有底气、实力开发新的科幻故事和题材。如果我们想要在科幻的IP包括文化输出这条路上走得更远,必须去借助海外市场,尤其是美国为首这种英文市场的强势的辐射力量。”陈楸帆说,“我们肯定需要走出去,如果我们想在科幻这个领域不管在文学还是电影上有所作为,我们必须接受全球化,接受全球市场的考验。”(记者邢虹朱彦)

“中国科幻迅速成为世界性语言”

2015年,米金花的老伴突发脑溢血,半身不遂,十几万元医药费让一家人陷入贫困。“小麦一亩打不到300斤,刚够吃,咋能卖钱?”眼瞅娃们的学费都凑不出,米金花愁得直哭。

此外,产业互联网数据应用不能靠某个企业单打独斗,这是因为产业互联网服务商出身各异,各有所长。传统制造业企业更了解工业制造流程,能够深刻体察传统企业面临的难点和痛点;IT企业更擅长应用新一代信息技术,为传统企业嫁接好IT和OT(运营技术);互联网企业则手握大量算力,能够帮助企业减轻投资成本带来的压力。在产业互联网建设刚刚起步的当下,它们应该互相取经,通力合作,共同探索产业互联网数据应用的路径和方式。

板块方面,有色钨、华为海思概念、燃料乙醇位于涨幅榜前列;券商、信托、民航跌幅居前。

科幻从小众走向大众,热度背后也有忧思。

在著名科幻作家韩松看来,科幻是世界性的语言,表达对人类命运的忧思。“现在全球都在讨论‘灰天鹅’‘黑犀牛’、能源生态危机、宇宙的归宿……科幻就是通过逼真的想象创建了一个蠢萌的‘异托邦’,帮助这个时代的绝望者,在现实中找到了一个避难的空间,中国科幻迅速地成为世界性语言,这是我对‘出海’的理解。”

据了解,该街道大力推行“党建 特色产业”扶贫发展模式,将基层党组织建在产业链上,并着力探索“支部 合作社 基地 农户”发展模式,组织党员中的致富能手利用本地资源成立专业合作社、产业协会等,创建党员创业示范基地,带动更多群众特别是困难群众发展种植、养殖、加工等致富项目。

战斗结束后,戴安澜在撤退过程中遭敌袭击,身负重伤。由于缅北复杂的地形和连绵的阴雨,戴安澜终因缺乏药物医治,伤口化脓溃烂,在缅北距祖国只有100多公里之地的茅邦村,壮烈殉国,时年38岁。

记者了解到,上述置业公司股东纠纷最终在贵州省工商联调解下化解。借鉴该案办理经验,贵州省检察院联合贵州省高级法院、省公安厅、省工商联出台了《服务保障民营经济发展联系协作工作办法》。针对民营企业股东经济纠纷,该办法明确了一般先由工商联、商(协)会先行组织调解,调解不成再移送司法机关的调处前置程序。

义诊大厅安装了显示器,叫到号数的患者,由护士引导,前往各个诊室诊疗。

“从科学、幻想、文学三维度衡量,很多作品尚不及格”

从年龄来看,四人中有三人为“60后”。王兴宁和任振鹤分别生于1964年9月和1964年2月,今年均为54岁。冯志礼生于1962年12月,今年56岁。

《流浪地球》大获成功之后,中国科幻受到了空前关注。4月20日,由花城出版社、花城杂志社、南京师范大学江苏当代作家研究基地、先锋书店主办的“是世界改变了我们,还是我们改变了世界——中国科幻小说出海反思与展望”论坛,在先锋书店老钱工作室举行。韩松、宝树、赵松、飞氘、糖匪、王侃瑜、陈楸帆等科幻作家和批评家严锋、何平会聚一堂,热议中国科幻文学的未来发展。

“借助海外市场,接受全球化的考验”

南京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何平认为,科幻文学应该体现科学维度、幻想维度、文学维度,但从这三个维度来衡量现在的科幻文学,严格来讲很多作品是不及格的。“有些作品科学意识特别落后,缺少当代的科学意识,能叫科幻文学吗?有些作品没有未来感的幻想性,能叫科幻文学吗?还有些作品文学不过关,能叫科幻文学吗?当然不能。”他说,现在科幻文学应该到“清理门户”的时候了。

生命力——“看 议 评”激发长效活力

近日,搜星中国2018少儿电视文艺晚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录制,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朱泽明受邀担任晚会主持,歌唱家关牧村,实力派歌手周艳泓、李琛等纷纷到场助阵。

中新社亚的斯亚贝巴3月12日电 (记者 王曦)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(以下简称“埃航”)失事航班ET302的部分中国遇难者家属12日抵达亚的斯亚贝巴。

“年年有鱼,年年有余。”

长江日报讯(记者刘智宇 通讯员杨槐柳 唐时杰)一假冒房地产中介人员的无业男子混进武汉购房微信群,自称只要向其缴纳“茶水费”,便可提供市场上紧俏的优质房源。今年8月至9月,这名男子以急需购房的业主为诈骗对象连续作案。近日,江岸区公安分局接警后展开调查,并果断将其刑事拘留。截至目前,警方查证案件16起,涉案金额达200余万元。

从《三体》出版,到刘慈欣、郝景芳相继获得“雨果奖”,再到《流浪地球》刷新票房纪录,中国科幻收获了前所未有的热度和关注,甚至在全球产生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