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问法 冯骥才:情不自禁跳进“漩涡”

冯骥才:情不自禁跳进“漩涡”

浏览:750 2019-08-14 07:21:54 作者

从今年春节动笔直到交稿,这部新书《漩涡里》写了4个多月,其间修改了至少7遍。近几年,冯骥才已经从他的人生中截取出三段,以非虚构文学的方式付诸笔端,分别是《冰河》(无路可逃,1966—1976)、《凌汛》(1977—1979)和《激流中》(1979—1988)。而十四万字的随笔作品《漩涡里》,则讲述冯骥才从1990年到2013年这20多年时间里从事文化遗产保护的心路历程。这套“自我口述史”系列,从一开始的生命史,逐渐演变为心灵史,直到最新的这一本《漩涡里》,已经成为冯骥才的思想史。

不仅如此,第三季的信件类型还非常多样。关正文透露,“其中有一些动情的、一些思考类的,还有一集全是笑谈。”其中,蒲松龄与穷神互怼的《除日祭穷神文》就非常有趣。三百多年前,山东才子蒲松龄在大年夜愤愤不平地质问:“穷神呀穷神,我跟你是亲戚吗?热热闹闹的人家你不去,为什么非要进我家的门呀?”一般人牢骚发到这里也就结束了,但蒲松龄不然。他又以“穷神”口吻给自己回了封信:“像你这么个花法儿,哪有不受穷的?”接着,还开出了一个奇葩的脱贫秘方。录制现场,这位吐槽蒲松龄、吐槽社会的穷神由赵立新演绎。穿着西装、留着小胡子的赵立新跟本土神怪毫不违和,上场后回头向董勇代言的蒲松龄冷冷一笑,只叫了声“东家”,就赢得满堂喝彩。这之后,赵立新进入“开挂”模式,各种邪招层出不穷、一气呵成,说好的清流静雅节目却充满了笑声。

2. 户访问Egret官

冯骥才自称他投入文化遗产保护,是落入一个一般人看不见的漩涡。“没有人推我进来,我是情不自禁跳进来的,完全没有想到这漩涡会把我猛烈地卷入其中……”冯骥才写这本书时,心态平和从容,只想留下他和他这代知识分子所亲历的文化命运,沉重的压力,以及他们的付出、得失、思考、理想、忧患与无奈。他还透露,他在《冰河》《凌汛》《激流中》等一系列非虚构、自传体、心灵史式的写作中,《漩涡里》是最后的一本。写完了这本书,他发现自己一生中有两次重要的“转型”——从绘画跳到文学,再从文学跳到文化遗产保护。

2月19日11时左右,山阳县高坝店镇境内发生一起交通事故,一辆拉载硫酸的罐车侧翻,车内司机被困,少量硫酸泄漏到河道。经紧急处置,被困人员被安全救出,泄漏的硫酸未造成河水污染。

“这是一本生命的书,也是一本我个人极其艰辛的思想历程的书。”当代著名作家冯骥才非虚构新书《漩涡里》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。这本新书的副标题为“1990—2013我的文化遗产保护史”,是冯骥才对自己从事文化遗产保护20多年心路历程的真实记录。

该项目由自然资源部下属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,联合陕西测绘地理信息局、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、海南测绘地理信息局和重庆测绘院等多家单位共同完成,并通过了自然资源部测绘行业管理工作组的验收。

“我无数次碰到这样一个问题:你究竟怎样从一个作家转变为一位众所周知的文化遗产的保护者?为什么?这是我最难回答的问题。因为这问题对于我太复杂、太深刻、太悲哀、太庄严,也百感交集。”冯骥才在新书《漩涡里》的序言中写道,在他看来,如果要回答这个问题,他至少需要用一本书。从一开始的自发行动,到后来的主动投入,冯骥才始终没有离开作家的身份和立场,这种立场不仅是思想的立场,而且还带着一份浓厚的情感,一个个具体的保护民间文化遗产的故事,体现出了他作为知识分子对文化的敏感与自觉、责任与担当。

好豆网站